微博 AZY-BitingRabbitRoy
“热爱敖子逸,热爱林之序”

上邪

[上邪]

       拾邪回来时,她正穿着红色的嫁衣,静坐在梳妆台前。拾邪有些愣住,却轻轻的退出了叶舟的房间。

        叶舟的侍女轻舞看见了拾邪,有些沉默,然后开口道:“拾邪少爷,小姐她,要嫁人了。所以,请拾邪少爷以后不要在来小姐的房间了”

        拾邪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房间里的叶舟,然后转身走了。

          “轻舞,刚才是谁来了?是拾邪么?我记得他应该今天回来的。”叶舟想掀起红盖头,却被轻舞拦下。

             “小姐,从今以后,没有拾邪这个人。老爷不是这么和小姐说过么?”

               叶舟有些沉默,却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呐呐,等我长大后,拾邪就娶我吧”叶舟走在草地上,靠着拾邪说:“我可是最喜欢拾邪你了”

                 拾邪有些害羞的开口道:“好啊,那我可要努力了,将来好成为配得上小舟的夫君”

               拾邪独自坐在草坪上,想起5年前的事,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到最后,你还是要嫁给别人了啊”

               如果当时,我没有去塞外杀敌,我没有去当将军,我们是否能够白头偕老呢。

                 拾邪去塞外有三年,三年里面,他每天都在害怕,如果他战死了,叶舟怎么办。她肯定会哭的吧,没次想到叶舟,他总会忍不住笑出来,然后更加努力的去杀敌,为了早点回去娶叶舟为妻。

                  叶舟总喜欢给拾邪唱一首歌,那是叶舟的生母教给叶舟的。但叶舟从不唱完那首歌,拾邪问过很多次,但叶舟也不说一个字。


                 十里红妆,倾世婚礼。这是拾邪给不了叶舟的。

                  为那一人,等待数年。这是叶舟给不了拾邪的。

                 

            拾邪站在樱花树下,想起当年他离开时,长安也是飞花满天,而叶舟穿着红色的衣服为他送行。现在,长安又是一片飞花,叶舟依旧穿着红色的衣服,嫁与他人。

             从一开始,我们就不能在一起,我和你,终究不在一个世界里。


            夜晚,叶舟坐在床边等待着她的夫君。拾邪破门而入,坐在叶舟身边,问道:“小舟,不是要给我做娘子么。”

             听到拾邪的声音,叶舟的泪突然落了下来,她平复了一下情绪,开口道:“那不过是儿时的戏话罢了,拾邪,我今天就嫁人了。请你出去好么,这是我与夫君的房间。”

              拾邪有些情绪激动,沙哑着吼道:“不行!小舟的夫君只能是我一个人!叶舟,你还爱我,我知道的,你爱我。”

               叶舟突然就笑了,开口说了五个字“我愿与君绝”

               拾邪突然被击垮了,狼狈地靠着墙,他哭了。然后他跑了出去,刚好错过了叶舟的泪水。

              

                  拾邪不见了,谁也找不到他。

                 

                   拾邪,我们的故事只能完结。应该说,我们的故事从未开始过。

                  

                    在叶舟已经嫁人十年后,拾邪送来了一张纸。是叶舟从未唱完整的那首歌,叶舟看着歌词,哼唱了几句话,泪如雨下。然后在纸上加了两个字。

                     上邪。


评论
热度(5)

© 老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