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AZY-BitingRabbitRoy
“热爱敖子逸,热爱林之序”

五二零。

、520。

  小时候的敖子逸要比同龄人都高一些,再加上拳头硬,被小楼里的人尊称一声三爷,和阿大丁程鑫双霸王打遍天下无敌拳皇机,没有败绩。

  只是他们两个人谁的技术更好一些没人知道,因为他们从没对打过,美名曰为,一致对外。

  马嘉祺搬过来的时候,小小只的脸还鼓鼓圆圆的,笑起来特别可爱,身上穿着白白净净的衬衫,和刚刚从地上站起来衣服全都是灰尘的敖子逸丁程鑫相比,妥妥的一个好学生。

  但聪明的孩子,永远都聪明,这是敖子逸后来理解到的。

  不得不提那天敖子逸看愣神了,直勾勾盯着马嘉祺离开的地方,目测估计了是哪户心里有了底才回神,吞咽口水,点评了句:“好看。”

  丁程鑫回以疑惑不解和迷茫,顺手指着刚下楼穿着小白裙子的贺缇娜,点评:“那才叫好看。”说完屁颠屁颠去扯贺缇娜辫子去了,听见声响的贺峻霖冲出来保护妹妹,结果丁程鑫一手拎一个走了。

  敖子逸意外的没有加入这次“欺凌”,站在原地咂咂嘴又飞速转身回家,还伴随大吼。

  “妈!!!我要换衣服!!!”

  下午饭时间过后是孩子们的玩耍时间,穿着小T恤和小短裤的敖子逸神采奕奕地跑到1212户门口,轻咳几声敲敲门。

  没人理。

  再敲敲门。

  没人理。

  敖子逸又核查了下门牌号,没错啊,就是1212,可是那个好看的小孩去哪了,敖子逸陷入了他人生的第一次沉思。直到门被打开,是马嘉祺的母亲,看着门口小豆丁皱眉思考的模样,有些想笑,开口询问何事。敖子逸绝对是个影帝,立马绽放最温柔灿烂的笑容,声音都是甜甜的。

  “漂亮阿姨,我可以找你们家的弟弟玩吗。”

  马嘉祺的母亲才搬来没多久,自然不知道眼前这小孩的斑斑劣迹,再加上敖子逸脸好看笑容也好看,而且马嘉祺确实需要个玩伴,于是在沙发上躺着休息的马嘉祺,被莫名其妙推出了家,投入别人的怀抱。

  这一投,便是三分球一辈子的事。

  马嘉祺的自我介绍特别短,但有礼貌又包括全部。“你好我叫马嘉祺,我是1212户的,请多多指教!”

  敖子逸的自我介绍更短。“走!”

  从此以后,小楼里的霸王又多了一个,只是这个霸王,温柔体贴好看,完全不适合和敖子逸他们同流合污。

  每次敖子逸听到这种话只想呵一声,作为霸王组的军师,马嘉祺不知道出过多少阴招,只是每次去办事的都是他和丁程鑫,看看,看看,多心机的人。

  三个人的故事持续到初二,马嘉祺和丁程鑫在一班而敖子逸却被分到了二班,虽说距离不远但敖子逸还是感觉被抛弃了,于是他想了个破办法,搬了张桌子来一班,假装自己是一班人。

  其实还真成功了两天,只是第三天班主任一点名单,敖子逸就被发现了,立马被驱逐回二班。敖子逸只得乖乖回去,只是课间还是常驻一班,有时候老师都没察觉到自己班多了个人。

  初三的时候,丁程鑫谈恋爱了,三角兄弟关系顿时变成了丁程鑫和单身狗,敖子逸恨啊,拽着马嘉祺就说要去低年级物色小美女,马嘉祺还真由着陪他去了,只是一直没松开牵着的小手。

  于是那天,两个帅哥站在低年级走廊,吸引了无数美丽学妹,只是稍稍矮点的帅哥wink一下,学妹光速靠近询问学长是喜欢什么样的人,学长还没回答,学妹就被后面个帅哥瞪了,再看看这小手紧牵,当即就是溜。

  不得不说,马嘉祺比敖子逸高了,当年那个矮敖子逸半个头的马嘉祺比敖子逸高了,敖子逸很生气,连喝了一个月牛奶,结果屁用也没有,气得敖子逸打电话去315投诉,得亏马嘉祺阻止了他,才没搞出这些幺蛾子。

  但敖子逸还是气啊,气的不行,这一气吧,就要占点马嘉祺便宜,这不,又跑去人旁边笑嘻嘻的。

  “小祺啊?”
  “?”
  “再叫声哥哥听呗。”
  “滚。”

  小时候的马嘉祺因为矮和可爱,刚来的时候敖子逸也还不知道他的岁数生日,就叫人喊自己哥哥,马嘉祺也听话,脆生生喊了声哥哥,给敖子逸喊得火腿肠都掉地上了,这一喊吧就是半年,12月份马嘉祺生日的时候,敖子逸才知道这个家伙比自己大13天,从此马嘉祺再也没喊过敖子逸哥哥,觉得丢人。

  敖子逸偏生抓着这事不放,每次一吃亏就搬出来,一搬出来马嘉祺就认输,敖子逸这开心的,得意洋洋,只是没能得意一辈子。

  少年的感情总是埋在岁月里,涓流细丝,等待一个人凿开爱泉。

  马嘉祺很后悔,520这天就不该出门,可他只是是上街想买杯奶茶,可店那么多情侣聚集连个空位都没有,马嘉祺抱着奶茶眯眼想拼个座,却看见了丁程鑫,那是他第一次知道并看见丁程鑫的对象,是贺峻霖,丁程鑫貌似也看见了他,沉吟片刻跟贺峻霖说了什么,贺峻霖抬头跟马嘉祺挥了挥手,先一步离开了。

  丁程鑫和马嘉祺就并肩坐在奶茶店里,没有交流,寂静得尴尬而且烦躁,最后还是丁程鑫先开了金口。
 
  “挺好的,早点认清。”
  “是。差不多。”

  一没有敖子逸的时候,两个聪明人就开始打哑谜,都听懂了对方话语的意思,视线交缠片刻,忽而释然,望向窗外跑来的人影,不是敖子逸还是谁。

  勇敢的少年先行一步。

  当天夜里敖子逸翻墙出学校稳稳站立在地面准备去网吧的时候,看见马嘉祺蹲在旁边看来是等候已久,确认过眼神,是可以一起玩的人,敖子逸上前想搂过马嘉祺的肩一起去网吧,却被马嘉祺一把扯过拽着就走,完全不听敖子逸的鬼哭狼嚎。

  两人到了一个破旧的游戏厅才停下来,马嘉祺掏出一百买了游戏币,就说要和敖子逸一决拳皇,敖子逸这哟嚯一声挑挑眉挽起袖子就是干,于是两初三学生就挤在游戏机前整整两个小时,最后打出来是个平手。

  敖子逸揉着眼睛抬头看看表也快0点了,该回家了,结果刚起身就被马嘉祺扯住了手,敖子逸以为人是腿麻了还贴心扶一把,只是人心机得紧,糯啾啾地开口。

  “哥哥,祺褀很喜欢你哎。”

  敖子逸突然就觉得喊哥哥这件事不能拿来当马嘉祺的把柄用了,完了,怎么办,下次打不赢了。

  “马嘉祺。”
  “你的力气怎么拖得动我。”
  “丁程鑫是个双面间谍我们有空一定得打他一顿。”
  “我明明是年龄第二大却被叫三爷,我觉得是因为我预测到你的出现了。”
  “那天学妹问我喜欢什么样的人”
  “我想回答。”
  “喜欢好看的人。特别是第一眼就让我觉得好看的人。”
  “比如你。”

  秒针滴答一声,2018年的5月20便是过去了,可对于游戏厅的少年来说,从此刻开始,明天都是520。

 
  少年双向,情意双向,聪明与聪明对撞,等待您的直球靠近。

评论(4)
热度(89)

© 老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