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AZY-BitingRabbitRoy
“热爱敖子逸,热爱林之序”

QQ子逸

  勿上升

  四月份的天忽晴忽雨,空气都是闷热的,汗液停留在皮肤表面迟迟不散去,放学过后近十点到家,丁程鑫慢悠悠停了自行车踩着步子上楼梯,三楼的灯又灭了,丁程鑫在黑暗中前行眯着眼睛靠着月光看清。家里没人,书包被丢在沙发上,电脑的按键明亮起来,而房间的主人却跑进浴室里,淅淅沥沥水声传出,带去一天的疲惫和闷热。

  丁程鑫擦着头发坐在桌子边,开着小风扇享受惬意的时刻,右下角蹦出一个小豆丁,这是丁程鑫的宠物,叫敖子逸。

  QQ萌宠。现在的学生貌似都养了这么一个东西,只是他们都是企鹅,倒有公母之分,每天喂喂吃的做做任务,也消遣消遣。而丁程鑫的这个,是个小人,名字还是自带的,偶尔还能和他聊聊天,丁程鑫以为是系统bug还特意询问,却得到一个特典的回答。

  于是,幸运的男孩丁程鑫,养了一只小豆丁,叫敖子逸。

  QQ萌宠有地图,可以跑任务得钱去商场买衣服,但有些好看的衣服还是得充钱,丁程鑫有考虑过充钱给敖子逸换件衣服,可他发现敖子逸这家伙一天一件商场一出新款一定在他身上后,他就觉得自己太天真了。

  敖子逸特别喜欢自己在地图上乱跑,说着以后要在世界中心,要当大明星,于是丁程鑫给他报了学习班,学表演学唱歌学舞蹈,每天两人的放学时间几乎一样,一人一宠物就靠着电脑交流,聊每天的事。

  貌似这样的生活也不错。丁程鑫想。

  可喜欢是突如其来的,丁程鑫开始频频上课走神,晚上失眠,被老师叫去办公室语重心长的谈话,而站在老师面前的乖学生丁程鑫却一直盯着电脑,仿佛又看见敖子逸笑嘻嘻的样子。

  可怕,直男丁程鑫动心了,对一个虚拟的数据。

  丁程鑫开始不去接触电脑,将它锁在柜子里,一遍一遍埋头在题海里,试图解脱,柜子的电脑灯光忽灭忽闪,一个个夜晚过去。

  是过了多久,丁程鑫再次打开电脑上,小豆丁没有出现在屏幕上,QQ萌宠的软件还在,双击点开确实一只企鹅,丑兮兮的一点也没有敖子逸好看,丁程鑫忽然想到几日前有人与自己抱怨他的宠物因为长时间没管饿死了。

  难道,敖子逸也如此吗。丁程鑫想,想了又想,却无可奈何。闷闷卸载了软件,心里确是空荡荡的。

  六月的中考还有20来天,丁程鑫整个人就扎在了学习里,连饭都顾不得吃就靠着朋友带个面包,耳边朋友的闲言碎语丁程鑫只抓最关键的字。

  “隔壁班,转校生。”

  快中考了还来转校生,这背景应该了不起,算出数学最后一道大题答案的丁程鑫忽然有些兴趣,起身搭着兄弟说去会会这个转校生。刚出班门就看见一团女生围着一个没穿校服的男孩,应该就是转校生了,丁程鑫摆出招牌笑容往里面挤也只是能看清他的侧脸。

  像谁,像敖子逸。

  丁程鑫突而控制不住大喊出这个名字,里面的男孩愣了一下,寻找声音的来源,看见丁程鑫只有疑惑,却还是伸出手,官方回应。

  “你好,同学,我是敖子逸,我们认识吗?”

  丁程鑫突然愣住了,手也没回握退出包围圈站在外面,名字和脸一模一样,却不是他的小豆丁敖子逸,世界上真有这么巧的事情吗。丁程鑫突然懊恼他给敖子逸报过表演班,他甚至看不出敖子逸是不是演的。
 
  于是剩下的日子里,中学里的人经常能看见丁程鑫裹着敖子逸到处厮混,也见证他们逐渐的熟悉。

  越来越熟的日子里他们一伙四个人去吃食堂,敖子逸吃完饭菜总喜欢点两根火腿肠,朋友开玩笑询问,敖子逸也思考片刻,才悠悠开口。

  “可能是因为之前饿了一个星期的缘故吧。”

  丁程鑫差点被一口米饭噎死成为千古流传的趣事,他抬头瞧敖子逸,还是面色平淡,咽了咽口水,收回视线。只是这人悄悄跑去小卖部买了两根火腿肠。

  前面的两个人勾肩搭背,也未顾及落后的丁程鑫敖子逸的小动作,左边的人塞过去两根火腿肠,右边的人挑挑眉,压低声音。

  “还差12根。”

*

  “敖子逸,你的愿望实现了吗。”
  “实现了。”
  “我站在丁程鑫旁边,就是世界中心。”

 

评论
热度(64)

© 老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