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AZY-BitingRabbitRoy
“热爱敖子逸,热爱林之序”

除了你。

短打预警。

  少年身高也算是170几却看起来小小一团,主要是因为驼背和懒,缩在沙发里盯着手机发出的微弱光看,手指翻动。马嘉祺回来看到的便是这般局面,抿唇脱了鞋子又挂好外套,几步走到人儿旁边也陷进沙发里伸手揽过敖子逸,顺着瞥见人翻动的东西有些诧异。

  相爱的人或许都有心电感应。

  敖子逸没抬头,啧啧几声顺着读出几段文字后声音都带笑,调侃人。“我们马老师还是厉害,这本子这角色,可遇不可求,您这一线明星还给不给我们条生路。”

  出道第四年,马嘉祺做了演员,从此好本子不断,电视剧打开都是他的脸,而敖子逸努力做了唱跳歌手,其实综艺节目占多数,也乐得成个热搜网红。

  两人的热搜,一个是#马嘉祺影帝#一个是#敖子逸综艺#,仿佛一切不相关,连当年的同团练习生,也渐渐没被记者翻出来念叨。

  马嘉祺了解敖子逸这位野心家,从那年12.25日在舞蹈室里敖子逸一句话没说就扑上来吻他开始,他就了解。敖子逸的野心与胆子相当,偏生没条好路子,而某导抛来的橄榄枝,就是这光明大道。

  马嘉祺懒得委婉,直切主题。

  “三爷,去吧。”

  好像很久没听这名字,娱乐圈这浑水里哪有人恭恭敬敬叫你声爷,你又不是全民宠儿世界首富,敖子逸关了手机,突而沉默了,或是因为这个称呼,或是因为人的温柔语气一如当年。

  窗帘没拉透进来的月色不再是单纯的月光,更多为路边的台灯,星星早已不见了身影,取而代之的是黑夜。

  可总会天亮,黑夜会散去路灯会熄灭,敖子逸,该向前了。

  铺垫好的吻,一切都是水到梁成。

  三个月的日子倒是过得快,敖子逸的路走的顺畅,路透和官方一出吸粉无数,一举变成今朝小粉红大众势头。两人再次相遇同一节目时,勾肩搭背互相倒是喊的开心,陈年旧事又被翻出,微博热搜top是。#马嘉祺敖子逸 五年#

  而两位当事人,窝在酒店的床上,看窗外的星星照亮黑夜,看皎洁的月色掩盖路灯,一切都在改变,除了你。

评论(1)
热度(44)

© 老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