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AZY-BitingRabbitRoy
“热爱敖子逸,热爱林之序”

非少年。01

*勿上升真人
*出道后。


这滩浑水,你我都不容易。

出道第四年的演唱会上突发意外,李天泽的威亚在现场突然出了问题,本来正被慢慢的吊高的人迅速降落,快得台下粉丝来不及尖叫,工作人员和其他队友连忙冲上台去,除了一个人。

马嘉祺。

马嘉祺哪敢上去,他又不是没看见那人向自己投来的目光,不管里面包含了什么情绪,也不管之后丁程鑫如何的讽刺他,他都不敢。

他不是当初那个14岁说着要和李天泽长长久久的马嘉祺了。

至少,现在还不能是。

演唱会继续下去台上的人不在状态台下的人也难融入,但还得继续,如同生活,浑浑噩噩一路前行。


李天泽受的伤不轻,虽说威亚当时吊的还不算很高但腿部还是受到了冲击不能剧烈运动,得休养个百天。综艺公司里的人来探望他,说说探望,还不如说是告诉他这次算上的一系列后果,对,后果,娱乐圈里没有同情分。李天泽习惯了,从出道半年他就习惯了,从他和马嘉祺分开那天,他就习惯了。

公司的人刚走便冲进来一位少年,对于这次意外,李天泽是饱有愧疚的,他眸子弯弯还是以前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与人打趣。

“或许我这一摔就不驼背了呢。”

丁程鑫微微蹙眉环住面前的人儿轻拍两下他的背部也没言语,李天泽或是感受到了丁程鑫的情绪摇了摇头轻声询问。

“他人呢?”

你看啊,都这样了,都这样了,还是他。

“没来,说有事。”
“不也就是不想见我呗。”
“是。”

李天泽或许没想到会听到那么直白的一句回答,转了两下眸眼眶微红硬忍了没哭,只撇撇嘴想骂几句脏话,骂前自然得看看外面有没有狗仔,万一被有心人录了去,他可付不起那责任。

于是以后,李天泽最后悔的,一是跟马嘉祺表白,二就是那次不听丁程鑫的非要自己去看有没有狗仔。

马嘉祺站在外面,不像是刚来也没准备逃跑,两人就对站着谁也没开口说一句话,房间里的丁程鑫见李天泽不回来也不出声也跟着来看看,就看到这幅场景。

“怎么?马大影帝今儿有空来我这?”

若没有那颤抖的双肩,李天泽一定是表现得平常的。

“李天泽。”

这是第几次马嘉祺喊他全名,他记不清了,或许很多很多很多次了。李天泽点点头示意人继续说,视线瞥到地面瓷砖上的残痕,他觉得自己就如那条残痕一样,耳边是心爱人分析的利弊,胸部是隐隐作痛的心脏。

操。

晕倒时,李天泽心里是这样想的。



再次醒来依旧是熟悉的天花板,病床旁的人慢条斯理地削着苹果,这手,这衣服,这脸,不是马嘉祺又是谁,李天泽连忙闭上眼睛装睡耳边就传来悠悠一声。

“醒了就别装了,苹果我放这,不舒服喊医生,一会敖子逸他们要来我就先走了,一会还有事。”

脚步声关门声响彻在空荡的房间,被子里的人没有动静,仿佛真的睡着了,但那颤抖的双睫又是怎么会是。苹果慢慢被氧化变成黄色,李天泽的心被氧化变成一堆灰烬,而罪魁祸首逃之夭夭。

逃之夭夭,不管多少次,至少他选择的都是逃跑。


沉寂的病房因着敖子逸的来到热闹起来,李天泽接过人手上的冰粉慢悠悠的品尝侧耳聆听着人述说发生的事,床旁桌子上还是那个被氧化的苹果,李天泽记得还有一条丁程鑫今儿早上落下的手链,只是现在不见了踪影。李天泽抬头直视敖子逸弯眸笑起也没戳破人的小心思,还是那副乖巧模样。

敖子逸走前才收敛了嬉皮笑脸,轻拍李天泽的背神情严肃。

“没事,我们等你回来。”

又是这句话,李天泽听了八次,却刚好少了他最想听的那次。

眼眶蓄满泪水浸湿被罩,人儿蜷成一团转转睡去。



微博上粉丝的质问队友的无法言说算是闹翻了天,李天泽拿到手机的时候刚点开微博就看到了热搜上“李天泽 生病”五个大字。

熟练着点开“祺泽”那天被粉丝录下的小视频被惊呼新糖,视频里威亚上的男孩轻轻摇头而站在一旁的男孩眼神波动,李天泽嗤笑一声,马老师的演技真是无话可说。

人啊,可禁不住念叨。

电话页面亮起的时候,李天泽是这样想的,上面三个大字笔画太多,不想接。李天泽将手机抛到一边,抬手挡住光线躺在床上发呆,无聊,无聊死了。

耳旁铃声一直没停,李天泽蹙着眉翻身拿起手机点下绿键,那边传来人的轻喘声应该是才练完舞,想起练舞李天泽就更委屈而正好听见人清朗的声音。

“我们复合吧。”
















“不复,滚。”

李天泽霸气的吼完一句后立马挂断抛开手机,又慢慢陷入睡眠。


谁知道呢。

那天马嘉祺正在录制综艺,上面有一个环节是打电话给通讯录第一个人,马嘉祺拿起电话的时候还想着要怎么说给李天泽的粉丝一个慰藉也顺便解释团综人的缺席,但耳边传来李天泽的声音时,他的大脑第一次停机,这可不是编号89757机器人马嘉祺应该有的事,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说着不该说的话语,听见台下粉丝的尖叫,听见工作人员及时喊停,听见对面人的回复,然后,什么也听不见了。


那个片段自然是重拍补了镜头,被助理训了半天马嘉祺就低着头在那看着黑屏的手机,点开通讯录应该还是那个“A李天泽。”,然后再是“B敖子逸。”


嘘。

别旧事重提。

最好各别清欢,再不相见。








TBC

感谢看于此处的您,拙笔。

微逸鑫向。

评论(2)
热度(63)

© 老公. | Powered by LOFTER